關於樸克

話說樸克|七個不可饒恕的撲克錦標賽錯誤

七個不可饒恕的撲克錦標賽錯誤

七個不可饒恕的撲克錦標賽錯誤

我們每個人都時常因為自己在撲克錦標賽中的重大判斷失誤而內疚。但是,具有一些經驗後,你應該能夠避免許多初學者屢屢重犯的大錯誤。

這些我們稱作「不可饒恕的錯誤」是為何某些牌手從未在錦標賽中拿到獎金的原因。如果你是一名希望提高水平的錦標賽牌手,下面是你需要避免的七個撲克錦標賽不可饒恕的錯誤。

前期遊戲太多大底池

你不能在錦標賽早期階段拿到冠軍,但你肯定可以讓自己出局。某些牌手認為,他們需要早早積攢大量籌碼,並為了這個目標而努力打拚。這導致了某些牌手在早期階段遊戲太多大底池。

某些大底池對決是不可避免的,比如你拿到了AA、KK決定展開一場加注戰爭。可是,你沒有任何原因在早期階段拿A9去4bet、5bet。

錦標賽早期階段的關鍵是底池控制和贏得許多小底池,同時避免拿所有籌碼去冒險的大衝突。

前注到來後不能調整自己的打法

在前注(ante)到來之前,翻前底池的唯一籌碼就是盲注。而且,在大多數錦標賽中,前注相對盲注非常小。然而,一旦前注出現,牌桌的動態會發生一點小變化。

盲注現在成了起始籌碼的很大一部分。另外,切記,前注相當於再投了一次盲注。因此,每個前注生效後的回合,你都相當於投了兩次盲注。

知道這點後,為了超過前注的蠶食速度,是時候追逐一些有前注的底池了。每個你偷到的底池,除了大小盲注外,還為你的籌碼增加了一個那個級別的盲注。如果你不能調你的打法,你的籌碼將迅速減少(除非你交上好運,拿到了幾手好牌)。

在泡沫圈抱著「打進錢圈就行」的想法遊戲

隨著淘汰圈臨近,你能看出哪些牌手的目標只是打入錢圈,哪些牌手的目標是奪取冠軍。那些著眼於打入錢圈的人將變得更緊,只在他們拿到大牌時才入池。

那些著眼於奪冠的牌手將變得更松,並利用那些只想打進錢圈的人。你將看到他們更頻繁地加注,有些籌碼很多的選手甚至每手牌都玩。

casino-00047.jpg

拿著很少的籌碼等待一手大牌

你經常會看到很多籌碼在變少的牌手,他們不去尋求用具有一定棄牌率的牌加注入局,而是等待一手大牌。一旦你的籌碼量落到20BB以下時,就是你應該開始尋找翻前全壓機會的時候。

如果你的籌碼量還在13-20BB這個範圍內,你仍有機會得到一定的棄牌率,為你的籌碼量增加一個M(大小盲注加前注)。當你的籌碼量落到12BB以下時,你沒有足夠多的籌碼讓籌碼量更多的牌手棄牌。

在錦標賽後期階段偷盲不夠多

如果你注意在錦標賽後期階段籌碼穩定增長的牌手,你會發現他們是更活躍的、時常偷取盲注和前注的玩家。如果你偷盲不夠多,那麼相對於盲注和前注你最多只是保持現狀。

偷盲也使你在大底池到來時有足夠多的籌碼,要麼讓你籌碼翻倍,要麼使你增長很多籌碼。

少人桌時不做調整

隨著牌手被淘汰,牌桌人數減少到6-7人,某些牌手無法意識到牌桌動態已經改變。起手牌的價值變化了,為了適應競爭你需要放寬自己的範圍。

對於那些不適應少人桌打法的人來說,通常比較好的做法是——調整你的標準策略,並把你每個位置的範圍放寬一個級別。也就是說,你通常保留到中間位置和後面位置去遊戲的牌現在可以在前面位置加注入局。

此外,你只在後面位置或盲注位置遊戲的牌,現在也可以在中間位置遊戲。因為對手更難拿到大牌,少人桌也是你可以更輕易地做3bet和4bet的場合。

如果你在少人桌時堅持標準遊戲方案,你會發現自己很快被超越,你的籌碼也會大幅減少。

和其他大籌碼玩家做不必要的纏鬥

你在錦標賽上偶爾能看到的一個大錯就是——某個大籌碼玩家在錦標賽後期決定後一名籌碼相當的對手大動干戈。關於這個錯誤最好的例子便是2010 WSOP主賽事決賽桌的一手牌:當時籌碼領頭羊Joeph Cheong頭腦發熱,決定拿A♣ 7♥去對抗Jonathan Duhamel。最終,他全壓9500萬籌碼,籌碼略少的Duhamel拿著QQ跟注,並取得了勝利。

當時John Racener籌碼量排第三,而且眼看就要被淘汰了。Cheong的失誤最終導致他只拿到了第三名,損失了140萬美元的獎金。

當你在錦標賽後期握有很多籌碼時,你應該避免和其他籌碼量相當的大籌碼玩家對抗。否則,你可能很快從大籌碼變成小籌碼,甚至被淘汰出局。另外,你那樣玩也是拿自己的實際錦標賽權益去冒險。

顯然,當你有一手大牌時,你應該去打一個大底池,但試圖拿一手邊緣牌去「戰勝」大籌碼玩家無異於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