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文章

棋牌遊戲|棋牌遊戲關停潮下進行風險把控?

棋牌遊戲關停潮下,如何進行風險把控?

棋牌遊戲關停潮下,如何進行風險把控?

casino-p0065.jpg

導讀:棋牌江湖,有危也有機!

近期,關停的棋牌遊戲有點多。

據遊戲陀螺統計,近3個月約有20款棋牌遊戲宣布關停,其中僅有小部分提及因經營成本問題,大部分未透露關停原因。

除自主關停外,棋牌遊戲公司涉賭被抓消息也是層出。近一個月,有3家棋牌遊戲公司被傳因涉賭遭逮捕。據《南方都市報》報導,5月,深圳南山區警方在科興科技園抓捕一棋牌遊戲公司。

近幾年,監管部門有意整頓棋牌行業,對涉賭問題打擊力度頗大。在此強監管下,棋牌遊戲的合法合規化成為企業必須思考的問題。

而如何把控風險?房卡外,又有哪些商業模式值得借鑑?市場上還有哪些新的發展路徑?遊戲陀螺與老胡聊了聊。老胡在棋牌行業紮根十數年,現服務於某一線棋牌遊戲公司。

關停的棋牌遊戲:或是閒聊APP涉賭被查事件的延續

今年上半年,棋牌行業有些大起大落的意味。起,在於春節假期與疫情雙重作用下,棋牌遊戲用戶需求激增帶來的紅利;落,在於部分棋牌遊戲受制於版號、經營、監管等問題而自動或被動關停。

今年3月,棋牌遊戲關停消息頻出,其中地方棋牌遊戲《湖南麻將》《巴蜀茶館》《胡來了麻將》先後發布停服公告。

進入4月,停服的棋牌遊戲數量不降反增。《黔友貴州麻將》《親友棋牌》《全民棋牌》《優樂江西麻將》《太行麻將》《叮叮川南休閒遊戲》等都宣布永久性關閉伺服器。

到了5月,關停趨勢並未減緩。據自媒體「輝煌智囊團」消息,廣州網躍遊戲旗下的《網躍麻將》、深圳耀信旗下的《龍巖麻將》《河源麻將》、深圳鯨拓九城旗下《仙桃晃晃》均宣告停服。

這些地方棋牌遊戲將停服原因歸咎於經營成本增加和運營策略調整。但據業內人士透露,這些地方棋牌遊戲在當地都有不小的玩家規模,關服或有更深層的因素。也有觀點認為,這些地方棋牌遊戲的運營多涉及房卡模式,或為規避涉賭風險。

而讓人疑惑的是,為何在這個時間點集中爆發?又是何種原因造就這一現象?

對此,老胡稱,表層原因在監管層面,停服的多數是中小型地方棋牌平台,這些平台大多接入了閒聊APP,在該APP涉賭被查後,這些棋牌遊戲就有了被牽連的風險。

老胡說,「這可以理解為是閒聊事件的延續。從閒聊被警方調查的那天起,那些接入了閒聊APP的中小型地方棋牌平台關服就已經註定了。拔出蘿蔔必然會帶出泥。只不過那會快到春節了,春節期間是棋牌行業的旺季,大部分運營商想著過完春節再說。春節一過,基本上該關的也就關了。」

深層原因在於產品層面,今年停服的地方棋牌遊戲基本有大聯盟上下分模式,這一模式對一個健康綠色的平台來說,是不應該擁有的。

罪魁禍首:「涉賭」的房卡升級版聯盟上下分模式

聯盟上下分模式是房卡模式的升級版本,即代理可以直接在遊戲中創建一個大聯盟。在聯盟中,可設置遊戲玩法、底分,擁有增加或減少聯盟成員積分及設置小隊長幫忙推廣拉人的權限,將很多原本需要通過第三方APP做的事,直接在平台內部完成了。

例如,聯盟代理成員創建了遊戲房間,並將房間分為100分,規定上分兌換比例為1元=1分,下分兌換比例為1.2分=1元。

那麼,假使有三名玩家進入代理創建的房間中參與遊戲,就需要給代理各轉帳100元。當遊戲結束後,假使其中一名玩家贏取了200分,並尋找代理兌換回錢,代理根據下分兌換比例(1.2分=1元),支付給玩家250元,代理從中可以賺取50元。

這一模式的盈利方式主要為平台以售分給代費賺取金額,代理在玩家中抽取分成。風險在於:

代理層面:(1)不能保障代理資金安全。(一旦平台攜款潛逃,無法追回);(2)違規平台極易被查,隨時面臨代理充值貨幣無法退回。

玩家層面:(1)遊戲內可能存在大量的作弊行為(無法聯繫的陌生人同桌遊戲);(2)一旦平台或代理人攜款潛逃,損失將無法追回。

據業內人士透露,「聯盟上下分」模式起源於2017年,盛行於2018年,落敗於2019年。彼時,監管部門已察覺並進行告誡和整頓。

在2019年11月的網路遊戲安全會議上,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民警就提出,「當具有博彩性質的棋牌遊戲存有『上下分』功能,遊戲會被認定為賭博平台,風險高。棋牌遊戲平台需嚴格規範遊戲功能,不得出現『上下分』、『金幣贈送』等功能,以防被認定為賭博遊戲。此外,棋牌遊戲平台也需嚴厲禁止玩家私下交易行為,遊戲金幣應僅供遊戲休閒娛樂使用,當棋牌遊戲金幣可交易兌換成人民幣時,易被認定為賭博。」

棋牌遊戲風險把控:切割房卡模式,規範代理及調整商業模式

「涉賭」問題一直是監管部門對棋牌公司審查的重點。而在日益嚴格的審查下,經過多年野蠻發展的棋牌行業整頓頻頻,身處其中的棋牌公司也在自我改革。雖然過程略艱辛,風險把控難度極高,但仍有企業前赴後繼。說到底,還是棋牌遊戲品類受眾群體基數大,遊戲市場表現穩定性高,若做好合法合規化,還有不小的生存空間。

眼下,棋牌公司的自我革新方式有:切割房卡模式、往金幣、比賽方向改進;取消代理,改成由用戶在線購買房卡;嘗試「棋牌+廣告」、「廣告+聯運」的模式等。

這些,在上市或一線棋牌遊戲公司的體現尤為明顯,騰訊棋牌早年為規避涉賭風險,曾大規模切割房卡模式。據老胡透露,切割房卡模式後,很多棋牌公司的產品都在向金幣模式、比賽模式修改。

其中金幣說的是,由棋牌遊戲運營商發行的一種虛擬貨幣,主要用以解決遊戲結束後用戶的得失問題,最為經典的「金幣」就是騰訊歡樂系列的「歡樂豆」。

目前市場上玩家獲取金幣的方式:任務獎勵、免費贈與和充值。一般來說,棋牌遊戲運營商會在用戶金幣不足以參與當日遊戲時,有一到三次機會將金幣贈於用戶,這是棋牌遊戲常見的留存用戶方式。當然,用戶獲得金幣最直接的方式是帳戶充值,這也是整個棋牌遊戲的核心。

與房卡模式相比,金幣模式的核心在於用戶活躍度,只要產品用戶基數越大,其盈利空間也大。據老胡透露,一款5萬DAU的棋牌遊戲流水能輕易達到10萬以上的量級,而目前除去《小美鬥地主》、騰訊歡樂系列等頭部產品外,位於腰部位置的棋牌遊戲,DAU普遍在5萬至30萬之間。假使一款棋牌遊戲能做到30萬的DAU,其流水也將突破百萬級。

值得注意的是,棋牌企業若要以金幣模式為棋牌產品核心的盈利方式,那麼仍需要不斷完善遊戲中的社交渠道,增強遊戲的社交屬性,保留用戶的忠誠度,儘量避免用戶的流失。

除金幣模式外,崑崙萬維則也在考慮取消代理,改成由用戶在線購買房卡。老胡說,「這種舉措,對於頭部平台而言是必然趨勢,也是規避涉賭風險最穩妥的方法。只不過,這一舉措必然會導致平台收入減少。」

在老胡看來,地方棋牌平台的代理一開始是為了拉新、裂變以及教育用戶而存在。平台剛起步時,代理不可或缺,但當市場趨於穩定,用戶的使用習慣基本確立時,代理存在的意義就變成陌生人組局和加速房卡消耗。因此,取消代理,平台涉賭風險更小,但收入會縮水,至於縮水多少,得看平台的運營水平。

在商業模式上,《明日鬥地主》、《小美鬥地主》所採取的以激勵廣告為主的變現模式及崑崙萬維、禪游科技、家鄉互動所探索的「廣告+聯運」模式也為棋牌公司提供借鑑。

據《小美鬥地主》官方透露,相比傳統的棋牌內購,其廣告收入要高約4到5倍。而「廣告+聯運」模式的表現也較為亮眼,2019年財報中,禪游科技的廣告收入超過了房卡收入,報告期內其廣告收入3.07億元,同比增長316.7%,占禪游總收入46.4%。家鄉互動在2019年開始拓展廣告業務,去年這一業務收入6180萬元,雖不及房卡銷售,但增長相當明顯。

不過,這兩種模式也不見得適應所有棋牌公司。老胡說,「這兩種模式都是大廠的打法,對中小型棋牌公司而言借鑑意義不大。以激勵廣告為主的商業模式關鍵要有大量且優質的流量扶持,廣告盈利的關鍵在於有足夠多的用戶。『廣告+聯運』模式亦是如此,純粹靠廣告和聯運,市場條件還不夠。」

老胡認為,對於中小型棋牌公司來說,轉型的趨勢:一是轉周卡、月卡收費模式;二是出海。

棋牌行業趨勢:收費趨於周卡、月卡,企業出海進程加速

在版號和監管兩座大山面前,棋牌公司需要邊等待棋牌遊戲版號解禁,邊加強自我管理和風險把控。

在監管層面,當前的中小型棋牌遊戲也做出了一些改變,如部分地方棋牌公司收費模式向周卡、月卡付費方向轉移。

老胡說,「目前做周卡、月卡模式的地方棋牌廠商雖然不多,但用戶增長數量非常快。今年隨著一部分地方棋牌關停,市場空了一些。做合規產品的話,不妨考慮這個方向。」

短期來看,周卡、月卡模式的轉型更為方便,產品層面改動較小,更適合中小型平台把控風向。據了解,目前上海蝶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旗下的《滬樂麻將》採用的就是這種模式,一般月卡收費在20元到30元之間。

對於棋牌公司而言,另外一個發展路徑是棋牌遊戲出海。這與其他品類遊戲情況不無差別。

以往出海都是上市及一線棋牌遊戲公司的課題,如博雅、聯眾、崑崙萬維等,主要輸出品類還是德州撲克。如今,中小棋牌公司紛紛下海,遊戲品類也日益豐富,老虎機、本地棋牌等品類也是輸出主力。

據老胡透露,博樂的老虎機系列和姚記科技的Bingo系列在海外收益不錯。「印度市場就更不用多說,Google Play平台上Rummy (拉米紙牌遊戲)、Teen Patti(印度版的「炸金花」)產品百分之六十都是國內開發商製作的。」

不過,海外市場廣闊,但棋牌公司出海還是要解決一系列的問題,包括產品本地化、人員配備、目標市場的調研、推廣等,對運營商的要求也頗高。因此,棋牌公司在出海這條路上要考慮的並不少。

綜合來看,棋牌遊戲企業未來的發展方向必然是越來越合規的。打擦邊球短時間內可能讓公司賺一筆,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國內,要做綠色、健康、休閒的產品;海外,要做符合當地風土人情,法律法規的平台。細水長流,才是棋牌遊戲的運營之道。」老胡如此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