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張麻將

麻將技巧|麻將是這樣發明出來的,並稱為中國古代第5大發明

麻將原來是這樣產生的,配稱為中國古代第五大發明嗎?

麻將原來是這樣產生的,配稱為中國古代第五大發明嗎?

mahjong0003.jpg

麻將,這個讓億萬中國人樂此不疲的博彩遊戲,到底是怎麼被發明和流傳下來的呢?史書沒有明確記載,民間倒是有多種趣味說法:

說法之一:與古代護糧行為有關,發明地江蘇太倉,發明人是看守糧倉的官兵

有關資料記載,江蘇太倉在古時候是多個朝代的皇家糧倉,常年囤積稻穀,,以供「南糧北運」。糧倉里糧食堆積如山,吸引大量麻雀來啄食,雀患叢生。守倉兵丁無以為樂,於是就以捕雀取樂。倉官為履行為皇家守糧之責,鼓勵士兵們捕雀,專門發給竹製籌牌記錄士兵上交捕雀的數量來定獎賞,這就是太倉的「護糧牌」。這種籌牌上刻着麻雀數量等各種符號和數字,是兌取獎金的憑證,相當於有價證券。士兵們手上都有記錄獎賞多少的籌牌,閒來無事時就玩擲骰子賭籌牌打發無聊時光。

這種雀牌遊戲從守糧倉的官兵中流傳下來,不斷演變定型,便成了麻雀牌。其玩法、術語等都與捕捉麻雀有關。比如條、筒、萬。條,表示細繩捆串起來的鳥雀,所以一條的圖案是鳥,二條以上像竹節,表示鳥雀的腳,官吏驗收時以鳥足計數。筒的圖案是火槍的象形符號(截面圖),幾筒表示幾具火槍。萬,就是賞錢。東、西、南、北為風向,古時候的土槍發射出去沒有什麼力度,發射時要看風向。中,即打中,被打中的雀子留出鮮血,故塗成紅色。白,即白板,表示打了空槍,白打了。發,即得賞多發了財。碰,表示槍聲「砰」。成牌為「胡」,實際表示一種大鳥「鶻」,這種鳥有高強的捕雀本領,有鶻來了就不愁抓不到麻雀,所以每局牌勝叫「鶻」。

麻雀牌又怎麼叫作」麻將牌「呢?江蘇太倉方言的「麻雀」就叫作「麻將」,「打鳥」或者「打麻雀」發音是「打麻將」,久而久之,麻雀牌被叫做「麻將牌」傳開了。

說法之二:與明朝時期鄭和下西洋有關,發明地鄭和航海船隊的海船上,發明人是傑出的航海家鄭和

公元1405年~1433年,明朝早期的二十八年間,三保太監鄭和先後七次奉旨率船隊出使西洋,行程十萬餘里,史稱「鄭和七下西洋」。 每次出航的大小船隻200多艘,將士1萬多人,船隊在大海上航行最遠到達非洲東海岸,往返需要一年半載,經年累月,將士們的生活枯燥乏味。許多將士因海上生活單調枯燥和思鄉之苦,精神萎靡不振,甚至積鬱成疾。

鄭和看了非常着急,擔心長此下去,後果不堪設想。他認為必須要製作一種新的娛樂工具,給將士們解除煩悶,這種娛樂工具既要製作簡便,又要讓廣大士兵都能學會,最好能容納兩個以上的人同時參與。

經過冥思苦想,結合船上生活,鄭和終於想到就地取材,利用船上現有的毛竹做成竹牌,刻上文字圖案,再制定遊戲規則,放在吃飯的方桌上就能供四人同時娛樂。

在文字圖案的確定上,為了迎合將士們的心理和航海的實際,鄭和同樣動了一番腦筋。

比如:因為航海的目的名義上是經商,故竹牌刻上「發」字,以迎合大家的發財心理,發多少財?一萬、二萬、三萬……九萬。皇家做大生意,水手們手中有錢,不妨採購點異域之奇物,做點小生意。海外購物時選「中」了好貨,就能「發」財,不「中」就可能「白」跑一趟,於是就有了「中、發、白」三張牌。

由於航海中受食品來源製作條件的限制,將士們的日常主食是烙制的圓形大餅,吃多少餅?一餅、二餅、三餅……九餅。

張帆、落帆要繩索,解錨、系錨需纜索,所以竹牌就中有一至九條「索子」。大的繩子或鏈條稱為「索子」,如今我們一般稱之為「條子」,這是直觀的形象叫法。

船隊在海上航行,將士們整天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滄海,故竹牌中設置了「白皮」。

鄭和當年航海使用的是帆船,所以最關心的是風向,故竹牌刻置了「東、南、西、北」風。

長年的海上航行,人們感受最深切的是季節冷暖的變化,乾脆就刻上「春桃、秋菊、夏荷、冬梅」四朵花來代表一年四季。

鄭和發明的這種新式竹牌娛樂工具,非常適合多人在一起打發大量時光,而且不像「圍棋」、「象棋」那樣深奧難學,一學就會,很快就推廣開來,將士們萎迷不振的狀況也隨之一掃而光。

後來一些將士們向鄭和反映:這種竹牌太好玩了,大家都非常喜愛,將士們一玩起來就精神麻木、如痴如醉,不僅樂不思鄉,而且有時連飯都忘了吃。但大家都把玩這種遊戲叫打「竹牌」,名稱不太雅觀,還是請主帥另賜一個名字吧?鄭和想了想回答:既然這種遊戲能夠麻痹將士們的精神,那就叫做「麻將」好了。

從此,「麻將」的名字就產生了,而且由海上傳到陸地,打法也不斷花樣翻新。如今互聯網時代,很多素不相識、天各一方的人在網上遊戲大廳打麻將也可以玩得不亦樂乎。

說法之三:與水滸英雄有關,發明人叫萬秉迢

這種說法認為麻將本名應是「抹將」,抹的是水滸傳的108個好漢。相傳元末明初有個名叫萬秉迢的人,非常推崇施耐庵筆下的梁山好漢,於是想做一副娛樂工具來紀念他們。

他做的「抹將」牌將以108張為基數,分別隱喻108條好漢。如牌中九條喻為「九紋龍」史進,二條喻為「雙鞭」呼延灼,一餅喻為「黑旋風」李逵。之所以分為萬、餅、條三類,是取其本人姓名的諧音。每類從一到九各有四張牌,剛好108張。108條好漢又是從四面八方匯聚梁山,所以加上東、西、南、北四個方位。梁山泊聚義的群雄有貧有富,出身各異,因此又設中、發、白。發是發財之家,白是白丁、貧民,中者是中產人家。這樣,整副牌共計136張。後來又加上各種花牌,整副牌共計144張。

對於這些說法,筆者認為,與水滸傳梁山好漢相關最不靠譜,牽強附會太多,倒是認為第一種說法和第二種說法比較接近事情真相,而且極有可能是連為一體的,因為太倉是鄭和七下西洋的多次起錨地和停靠地,當地守糧倉的官兵被朝廷就近徵召進鄭和下西洋的護衛軍中是很正常的事情,於是,就把原始的雀牌遊戲帶到海船上。可能在陸上守糧官兵中玩的時候,只有標記麻雀數量等少數幾種牌子,流傳到鄭和船隊上,在每次長大一年半載的海上漂泊中,將士們結合海上生活,對原來的玩法不斷進行優化完善,越來越好玩,更加適合消磨大量的海上時光。

麻將已經成為中國民眾生活和娛樂的一部分,各地玩法又各有不同,目前以及流傳到國外許多國家,深受喜愛。娛樂者在其過程中必須「眼觀四方、耳顧八面」,採用守已顧彼、靈活機動的戰術。打麻將的益處很多,對老年孤獨症,對某些慢性疾病,對調節神經緊張等都有緩解作用。孔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這就是說「博弈」比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惶惶不可終日要好的多。特別對於老年人,體力和腦力都逐漸衰退,疾病增多,不免有日薄西山之嘆,孤獨憂鬱之感,雖可養花釣魚,聊以自慰,總會覺得缺少什麼。憂鬱之情常有這對身心健康無疑是很有害的。如果幾十個人聚在一起適當打打麻將,交流感情,何樂而不為呢?所以,悠閒自得地玩玩麻將,對身心健康是有好處的。

至於後來麻將成為中國人的主要賭博用具,這當然是當初發明麻將的人們時始料未及的。那些整天沉溺在麻將場上難以自拔的人,是賭博的劣根性較強,還是麻將的誘惑力太大?這就很難解釋了。俗話說:「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總之,不能簡單地歸結到「麻將」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