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張麻將

麻將技巧|話說麻將郎中,純智商騙術一家騙三家

話說民國:」麻將郎中」純智商騙術一家騙三家

話說民國:」麻將郎中」純智商騙術一家騙三家

mahjong0058.jpg

民國時期,上海麻將賭風終年不絕,其中十里洋場賭麻將的更多,不僅上層社會盛行,中下層社會也相當普遍。有的到賭場賭,有的在家中賭。平時無聊賭,過年過節賭,娶妻嫁人賭、家裏死人賭。很多人沉溺其中,耗盡家財,熬干心血,死在麻將桌上也不後悔。於是,許多靠麻將作弊為生的人出沒於各種麻將賭場,人稱「麻將郎中」。

民國妓女陪嫖客搓麻將

「麻將郎中」作弊的手法無奇不有。比較常見的一種叫做「抬轎子」。方法倒很簡單,現在社會也經常有人使用,首先兩人串通一氣,欺騙其他兩人。比如四人坐定,甲、乙為「麻將郎中」,而丙、丁確不知道。甲、乙兩人對面坐好,佯作不認識。打麻將的時候,甲要什麼牌,乙照發。乙需要什麼牌,甲也照付。由於配合默契,所以甲、乙二人得心應手,百戰不殆。作弊的方法,行話叫做「令子」。令子又分口令和手令。口令以一個字代表一張牌,如以「打」、「拍」、「撫」、「摸」等字代替東、南、西、北風,以「順」、「濕」、「穩」等字代表中、發、白,以「頂」字代表一四七,以「釨」字代表二五八,以「吃」字代表三六九,「和」、「聽」等字代餅、索等。比如,甲如果需要東風這張牌,則只要說「打」,乙就立即發出東風。手令和口令不同,不須用嘴說,也不靠手勢,只要將一根香煙、一盒火柴擺在不同的位置,就可給串通作弊者種種暗示。這只是一般的抬轎法。「麻將郎中」們還經常在臨入局之前,約定某幾種暗號,或變換某幾種口令、手令。這其中的名堂就更多了,不是局外人所能得知。

民國時期的麻將

其實,「抬轎子」還不算稀奇,畢竟是兩人約定暗號,互相配合。但如果是一個人,無需他人配合,一人吃定三人的騙術,那就很高級了,可以說達到了騙術的巔峰,這也有個名堂,叫做「脫靴子」。

有一天,甲約了乙、丙、丁四人一起打麻將,甲就是「麻將郎中」,其餘三人對甲不知底細,也沒什麼防備。甲找到了乙說:「我告訴你一個暗號,你可到某處去搓麻將,咱們相互配合,把握很大,終局後無論輸贏,均由我們兩人分攤。」甲又以同樣方法,分別跟丙、丁兩人約定,只是跟各人說好的暗號不同。甲跟乙、丙、丁三人中每一個人的「君子協定」,都不會不讓另外兩個人知道。

麻將開局後,乙暗示甲需要一張什麼牌,甲立即給打出去。丙、丁兩個人各自發出了暗號,需要什麼牌,甲也立即給予滿足。甲「慷慨」得令人不可思議。為了供給其他三人所需的麻將牌不惜自己輸錢,而且輸錢愈多愈好。甲就算手中有好牌,也都丟給別人。

終局後,甲輸了400元,乙輸了200元,丙、丁兩個人各贏300元,甲就分別找乙、丙、丁三人要求「輸贏共攤」。甲先對乙說:「唉,真沒想到,今天牌運這麼不好!我們兩人共輸了600元,我已付出400 元,輸贏共攤,你應當還我100 元。」由於實現有約定,乙無話可說,又怕這件事讓丙、丁知道,只得給甲100元。甲原本共輸400元,這樣一來,還輸了300元。

甲又找丙說:「我輸400元,你贏300元。你應當拿你贏的300元來補償我輸的錢。剩下100元,我們兩人共同分擔。」丙也怕其餘兩個人知道,只得照辦。到了這裏,甲已轉虧為盈,賺了50元。

甲最後又跟丁說:「我輸了400元,你贏300元。按照咱們說好的,你應當拿你贏的300元來補償我輸的錢。剩下100元,我們兩人一人一半。」。丁也怕乙和丙二人知道,只好又付給甲350元,甲不僅將所輸400元全部要了回來,而且還多賺了400元。最大的輸家居然就是最大的贏家!事實證明,學好博弈論是多麼的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