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撲克

德州撲克贏錢|打德州撲克要善於利用微小優勢

德州撲克教學-打德州撲克要善於利用微小優勢

德州撲克教學-打德州撲克要善於利用微小優勢

casino-p0161.jpg

撲克遊戲的核心,就是挖掘優勢。無論是找出撲克室中最弱的玩家坐在一起,還是做明智的押注決定,最成功的牌手,是那些能夠識別他們何時佔據優勢並懂得充分利用的人。
然而,知易行難。

儘管我們希望每當對手加注時,自己手中都能持有最強手牌,但現實是,撲克是一個小優勢遊戲。你手中的牌很少能有壓倒性優勢。

我們都知道,AA是無限注德州撲克中的最佳起手牌。從數學角度來看,AA面對任何其他手牌,都有約80%的勝算;而面對其他含有一張A的手牌,勝算則有88%。因此在擁有如此巨大優勢的情況下,翻牌前全押是顯而易見的做法。

但QQ呢?作為第三佳的起手牌,面對兩張任意牌,勝算仍然高達80%,但在遇到AA或KK的情況下,它就轉而處於極大劣勢,僅有20%的勝算。

如果去比較QQ和AK,局面就變得更加激烈了。面對非同花AK,QQ在約57%的時候會勝出,而面對同花AK,勝算降為54%。順便說明一下,如果對手決定以AQ強攻,那麼QQ就成為大熱門,但仍有35%的幾率被擊敗。

那麼在牌桌上,我們該如何去最好地應用這些百分比呢?

我們從想像可以看到對手的底牌開始。在一場現金遊戲中,每次輸光籌碼,都可以重新購買,充分利用微小優勢可以說是你所能擁有的最重要的技能。這是因為,任何單個手牌的結果都不如你的長期EV(期望價值)重要。因此,如果出現你有51%勝算的局面,那麼理論上基於長期預期,正確做法應當是將籌碼押上。

看待這種局面還有另一種方式,以金額計算。如果你和對手在一個你有51%勝算的局面中全押,每人100元,那麼基本是在用拋硬幣來決定,你是贏走200元,還是一無所剩。但如果這種情形一再重複,51%的優勢終將體現出來。換言之,假設我們玩相同的牌100次,則可以將10,000元的投資變成10,200元,而對手剩下9,800元。下次對手在河牌擊中two-outer時,記住這點會很有好處。

當然,現實並不這麼簡單,因為我們無法看到對手的底牌。我們必須去推測對手的手牌範圍。而這正是區分優劣牌手之處。

前面講到的概念依然適用,但資料將取決於玩家縮小對手可能持有的手牌範圍的能力。然後基於你的手牌面對那個範圍的勝算大小,來做決定。

這也是現金賽和錦標賽的不同之處。玩錦標賽時,你基本可以將我們前面所寫的內容通通扔出窗外!
雖然現金賽最重要的是做出好的長期決定,但錦標賽卻更傾向於短期思考。在較小的底池中,利用小優勢仍然重要,但同樣重要的是,將所有籌碼推向牌桌中央時,能夠在比賽中存活下來。在一場典型的freezeout比賽中,沒有第二次機會,這意味著要規避不必要的風險。

想像一下這種情形 - 你在玩一場錦標賽,第一手牌發到QQ。對手開叫,你第三次下注,對手全押,但此時不小心掀開了他的底牌,你看到同花AK。

因此,你現在知道,你有略高的幾率勝出,54%。在現金賽中,這會是一個輕鬆的決定,而在這裡,不得不考慮嚴重的短期後果。一旦輸掉,你的錦標賽將戛然而止,並且發生的概率接近一半!

這裡需要考慮的另一個因素是,贏下這手牌會合理提升你打入錦標賽後期的機會嗎?如果此時的籌碼翻番,能令你整場錦標賽的預期 ROI(投資回報率)翻番,那麼這個風險很可能值得去冒,但在任何大型錦標賽的早期階段,情況從來都不是如此。

為闡明這一點,我們來看一下2014年WSOP主賽,共6,683人報名參加。起始籌碼為30,000,因此在最初幾手牌實現籌碼翻倍後,你將擁有60,000。但要知道,到了第四輪錢圈泡沫打破,693人剩餘時,場上平均籌碼高達289,300,籌碼領先者更是坐擁150萬!Bruno Politaro揣著1,210,000,也不過是決戰桌上的小籌碼選手。
這樣看來,相對於讓自己命懸一線來說,60,000似乎算不上什麼獎勵。

這就為我們帶來了錦標賽的核心考慮,風險與回報。在一場錦標賽中,每次全押,你都冒著出局的風險。因此早期階段的目標,應該是避免全押,除非你持有最強手牌,或者足夠接近。

不過,也必然會出現一些置身險境的回報實在誘人、難以抗拒的情形。
這就引出獨立籌碼模型(ICM)的概念。它實際是一種數學運算,用於在任何既定的錦標賽中,基於剩餘選手的籌碼額和獎池分配,來計算你的勝算。通過利用這些可用資訊,我們能夠推算出一系列可以用來全押的手牌,以及一系列可以用來跟注全押的手牌。為什麼?因為我們在錦標賽中的勝算在這些範圍內會上升,或者簡單點說,回報會大大超過風險。